蠢店长

捕鱼场

最近的摸鱼
(2p 色情max的c狗,注意背后)

画完了雷没船qwq

画完才发现没有画尖耳朵。。。没有画手套(捂脸)
然而已经晚了

摸一张雷没船!!!!!
他超好看啊啊!!!
爱好兴趣是喝啤酒撸串什么的,简直反差萌
目测会勾线毁qwq,先发个草稿纪念一次x

【酒茨】如果你不在了--伍


*如题酒茨无误
*虐酒吞虐酒吞
*一个小写ooc
*一个大写OOC
*不接受各种理由的撕逼,讲道理也不会有人撕逼吧
*不喜可以关掉,我没有用刀架你脖子上叫你看
*本章没有酒吞出场,写了下茨木那的情况

1.“茨木童子”大天狗推开了拉门,手上还拿了一个托盘“感觉怎么样了?”
“嗯,好多了。”茨木将手捂在腹部,顿了顿“应该没问题了”
“。。。防止意外还是再搽下药” 不容置疑的语气
“行”
2.在爱宕山的这几日,茨木都是穿着普通和服,并没有带盔甲什么的。
将上身的衣服揭至腰间,暴露在空气中的茨木的皮肤白皙诱人,身上肌肉不是很多,腹部有一些肌肉线条,腰肢纤细。
这是一副很完美的躯体,但上面却布满了大小不一,形状不同的伤口。
有旧伤也有新伤。
其中最醒目的就是腹部的一块疮疤,一个并不规整的圆环伤口。伤口已经结疤,变成了深褐色。
奇怪的是伤口内部的皮肤比起外部皮肤要白上许多。
大天狗拿起托盘里的药物,先在手上涂抹均匀,然后再转移到茨木的腹部伤口上
“你也是厉害,肚子被戳了一个洞也能活下来。”
“。。。因为我有必须活下来的理由。”
“哼哼,明明是一个活了百年的老妖了,还说什么活下来的理由,不觉得有点太煽情了吗?”
“妖死了也去冥界的。”
“。。。”
3.初见茨木时,大天狗都被他的伤势所吓到。
胸甲破破烂烂,衣服也因攻击变成了一根根布条搭在身上,只刚好遮住重要部位。衣服或是说破布条下的身体更是因为攻击而残败不堪,一条条的伤痕。。。 以及腹部的那个大洞。
伤口留出的血将茨木整个人都染红了,血沿着身体往下流,将茨木坐着的地方都染红了一大片。
只是一眼,大天狗就觉得茨木活不下去了,但是出于好心还是将这样的茨木捡了回去。万万没想到的是经过一番调养,只是数十日,茨木的伤就好了,连腹部的洞都修复清楚了。这回复速度看着大天狗都咋舌。
说是伤好了,但其实身体还很虚弱,应该再静养一段时间,结果没想到这家伙今天突然就消失了,跑回了大江山,去找酒吞童子。
但是人去是去了,却还回来了。
大天狗不知道茨木和酒吞之间发生了些什么,但是身为外人他也不好意思多问,本就不是喜爱八卦之事,所以也不清楚事情的真相。
4.不多言,大天狗继续用手揉搓着茨木的伤口,将药均匀的涂抹在伤口上。

“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这些外人可以干涉的,他们两人的事要靠他们自己解决。”

大天狗忍不住想起晴明说的这句话。。。
或许真的是这样吧
有句话怎么说来着?

解铃还须系铃人

*水一章过渡
*无脑产物
*自我娱乐
*反正我写着挺开心
*以上

【酒茨】如果你不在了--肆

*如题酒茨无误
*虐酒吞虐酒吞
*不接受任何理由的撕逼,讲道理也不会有人来撕吧
*一个小写ooc
*一个大写OOC

1.甜腻
甜到发腻
路边随便找来的女子,质量就是不行
不是说样貌方面
毕竟拉了灯,谁又看得清谁呢?
那种廉价的胭脂味,只有甜的气味
甜味像是丝绸一般环绕在酒吞身上,死死的缠住他

甜的让人有点头脑发昏

其实酒吞并不喜欢这种味道,甚至可以说是讨厌
但是现在又有什么必要去管这个呢?
酒吞只想快点继续,继续这龌蹉之事
快点
快点
快点忘掉他。
2.就像世人所说的那样
“越是想忘记,越是忘不掉,便越是记忆深刻”
亲吻着陌生女子的唇
就连用的唇膏也是一股腻味
将舌头伸出,带有一丝挑逗的意味,勾勒着女子唇的形状
唇膏的味道理所当然的也尝到了,这是如今世面上最热卖的味道----樱桃味。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,让唇膏带有一丝水果味,渐渐的水果味唇膏火了起来,最常见的就是这樱桃味,因为甜中带有一丝清爽感。
但是像这种平民人家又有几个是真正吃过樱桃的?所以这平民间用的樱桃味在酒吞看来不过就是一股甜味罢了,真的尝不出个所以然。
女人的唇甜腻,形状。。。肿厚?
虽然觉得这个形容词不太对,但酒吞真的想不出另外一种形容。 那是因为与人亲吻过多,造成的嘴唇微肿。正常人可能感觉不出来,对于酒吞却意外敏感。
不是说笑,堂堂鬼王有个小癖好,那就是恋唇癖。 对于嘴唇,酒吞总有种迷之执着。所以在整个性/爱过程中,酒吞最享受的并不是最后的达到巅峰,而是最初的亲吻。
刚在脑海中给女人的嘴唇做完评价,酒吞的心中又浮现出了茨木的身影。。。
茨木的唇,算是酒吞至今为止见到过,亲吻过的,最棒的一个。柔软,有弹性,虽然没有将舌头深入对方嘴中,但是那次的舔允却在酒吞心中留下了印。或许是因为刚刚喝过酒,所以嘴唇上还留有一丝酒的苦涩味,将原本并不明显的茨木嘴中的果香味,衬得时有时无。
那是第一次,酒吞明白了为什么水果味唇膏可以火的原因。
那种味道真的会使人着魔。
是的,酒吞亲过茨木。
3.那天酒吞一如既往的在山顶的树上喝酒。
茨木也在忙完公事后来到了树下,坐在了那一直不变的位置上----酒吞童子的正下方。
酒吞曾经问过茨木为什么要坐在那个位置,那样月光不都被他挡住了吗? 当时的茨木是这样回答的 “不哦,月光虽美,但吾觉得还有比月光更美的东西哦。”茨木像在顾虑什么一样停顿了一会,然后继续道“那就是吾友,啊啊,吾友,吾并不是在诋毁你,吾也觉得用美字形容男子有一丝不妥。。。但逆着月光的吾友。。。真的很美,美得让人屏息,使人沉迷。。。” 茨木的脸上微微泛着红光,从脸颊一直延伸到耳朵上,后来说得连脖子都红了。 酒吞不知道这是因为茨木喝了酒还是因为说到激动处? 总之酒吞是默许了茨木坐在他正下方的位置上。
时间一天天的过去,一年年的过去。茨木永远坐在那个位置上,没有改变过。就算后来两人关系更加亲密,茨木也没有表现出哪怕一次,想坐在酒吞旁边的样子。
他就像一个听话的小孩,颤颤巍巍的,小心翼翼的拿着自己的旧玩具,不奢求从大人手中拿到新的或更棒的玩具。
仿佛这就已经足够。
4.先醉的人是茨木,但那一次酒吞宁愿醉的是他。虽然他也真的“醉”了。
“嗯。。。”从身下传了一声类似梦话般的低吟,酒吞知道茨木已经睡过去了,论酒量真就没人比得过他酒吞童子。 酒吞觉得自己可能也是醉了,提着酒葫芦就从树上跳下,稳稳的落在茨木面前。蹲着就开始细细的端详着茨木的脸。
茨木长得的确好看,皮肤白皙,比他那一头白发还白上少许,在月光下似乎还能看到皮肤之下的血管,使得茨木整个人都有点隐隐约约的,看不真切。
禁闭的双眼,酒吞知道在那闭着的眼帘之下是两颗黑中带红点的宝石,无时无刻不反色着酒吞他的身影。
鼻子倒是高挺,不似普遍日本妖怪的扁平,反而有点混血味道。
再往下。。。
再往下。。。
再往下便是唇,月光下发着红光,与白皙的肤色形成对比。
因为喝了酒,酒吞借着这股酒劲,便将自己的唇贴了上去。
嘴唇上传来的柔软触感使他感到惊诧,这唇就如它的主人一般。平常看上去冷漠,认真,坚忍。但在他酒吞童子面前却热情,殷勤,柔软。没有一丝反抗,任由酒吞舔允,揉捏,啃咬。
4.就如那句俗话 “越是深入越是沉迷,渐渐的就出不来了”
5.满脑子都是茨木。。。
酒吞厌恶的推开身边想解开他下装的女人。
扔下一叠数额不菲的钱就推开门出去了,他酒吞可不会因什么都没做就不给钱。
至少那个女人让他明白了

茨木

这名字真的在他的脑海中扎了根。

*深夜写,感觉脑子涨涨的,不知道在写啥
*感觉脑子有点钝,用词和形容可能会有点奇怪
*强行给酒吞大大加了恋唇癖这么一个癖好,自我感觉挺好玩
*以上

仗助:这个伤?
卖鱼强:是新的替身使者吗?
仗助:对也不对
(后面擦边球x)
仗助(事后脸x):呵呵呵~
露伴:有什么事?(一直在傻笑)
仗助: 露伴的胸小小的,平平的,摸起来还会颤抖,和iPhone手机一样。
超可爱!
仗助:然后就被打了
卖鱼强:活该

【酒茨】如果你不在了--叁

*如题酒茨无误
*虐酒吞
*ooc
*严重ooc

1.“你说茨木去了爱岩山?”星熊童子感觉有一丝不对劲,面前的酒吞反应过于平静了些。
“那里是大天狗的地盘吧?”酒吞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这几日的烦躁在这一刻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“行,我知道了。星熊你回去吧,我还有点事。”

酒吞没有告诉星熊他要去做什么,事实上他自己都不知道要去做什么。只是现在,酒吞想一个人到处走走。
茨木那家伙,已经消失多久了?一个星期还是两个星期,或者更久?酒吞没有去细想过,因为他知道茨木会回到他身边。他坚信着,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。

直到刚才为止

虽然酒吞沉迷女色,终日把自己搞得醉醺醺的,让第一次遇见他的人心生“额额这就是最强的妖,酒吞童子吗?感觉有点微妙啊。。。”这种想法。但不得不承认,有些事这位不可一世的鬼王,想的比别人都透彻,也想的比别人都开。
只是一瞬间,酒吞就接受了。接受了茨木终于离开他的这个事实。
一个失踪多日突然出现又马上离开的家伙。
这种人,在你剩下的人生中多半就是过客了,他们不会再出现在你身旁。因为这次离开即是永别。
2.活了不知有多久的鬼王马上明白了。
他又要过回原来的生活了
一个人的生活。




*把以前没写完的酒茨文拿起来重新写
*先开个头,写些东西扔上来
*结局自己都没想好,应该是HE,不出意外的话
*第一次写文文笔可能略幼稚,不嫌弃就看吧,如果觉得忍不了可以右上角
*以上

沉迷JOJO后
感觉画的越来越好了(?)
p1二乔大头
p2最开始画的乔西
p3最近画的乔西(微刀)

居然打到了鸟皮!
炫耀一波(会被打
然而我根本没有姑姑